第二荷包网 > 其他小说 > 绿帽武林之淫乱后宫 > 【绿帽武林之淫乱后宫】(038)
    作者:文学流氓2019年08月03日38相比一年多以前,现在的师嫂更多了一些成熟女人才有的韵味,连身材也丰满许多,奶子鼓鼓的,似欲裂衣而出,一双杏眼春水盈盈,看我的眼神既有惊喜更有幽怨,我想起当初与她抵死缠绵的往事,她在我身下婉转承欢、不堪伐挞,将女人所有的媚态都展露无遗,至今仍旧历历在目,心头不由得一荡,要不是师兄还在面前,只怕早就搂着她以慰相思之苦。

    师兄咳嗽了几声,吓得我连忙转移视线,收起龌蹉的心思正色道:“你们就别争了,如今既然遇到我,一切都包在我身上,无论我现在是什么身份,只要师父不撵我出门,我永远是紫英派弟子,但有差遣,定当遵从。”

    师兄笑道:“好样的,富贵不忘本,早知道紫英派有了你这个大靠山,我们也不用千里迢迢跑来这里受罪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倒也不算白跑,我许久没回山门,正要找个人叙旧,谁知你们就来了,师父师娘和其他师兄都还好吗?”

    师兄笑道:“这段时间可热闹了,二师弟、三师弟、四师弟都回来了,主要是恭贺师父他老人家出关,今年又是他七十大寿,所以必须好好庆祝一下,几年不见,这三个家伙竟然都已经娶妻生子,大家都很牵挂你这个小师弟,这次我进京来,一半是为了公事,一半是为了来找你,谁知你家已经被流寇折腾的不成样子,一时也找不到人,我想你可能已经避难到别的地方,决定先到北京把公事办完再联络其他师兄弟一起来找你,谁知好巧不巧在这里碰到你,没想到你小子过得比谁都还滋润,害我们白白担心这一场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多谢你们牵挂,我记得师父的寿辰在腊月初二,离现在还有一段时间,你们不如在王府多住几日,到时候我与你们一起回九华山拜寿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师嫂连忙道:“如今公事已了,门派事务也有二师兄主持,咱们也是第一次来北京,我就想多逛些日子再回去,多见见世面也好的。”

    师兄瞪了我一眼,又用余光瞥了师嫂一下,笑了一笑道:“好,都依你,这地方无山无水,也不知有什么好看的,难道皇帝老子愿意让你去逛紫禁城?师弟我可给你说,咱们都是江湖中人,王府那些规矩我们可不大懂,你要让我们住进去,到时候错了规矩可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笑道:“那里能呢,我还怕师兄怪我待客不周呢,那些规矩连我都讨厌,你们别放在心上,就当是自己家一样,没人敢乱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师兄起身说要净手,并朝我使了眼色,我心领神会,领着他一道去了恭房,看看左右无人,他狠狠掐了我一把道:“咋了,我看你这小子贼心不改,还惦记着我媳妇儿,你别忘了,她可是你师嫂,再敢乱来,看我不阉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嘻嘻笑道:“你不还惦记着沉雪吗,不然你刚才大可回绝了我,又何必装正人君子呢?”

    师兄瞬间涨红了脸,扭捏地道:“你小子就是没个正型,不跟你说笑了,就是想问问,雪儿她这段时间过得到底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叹了一声,便将她的事简略说了一遍,师兄听到她受伤,紧张之情毫不掩饰,后来又听到她死里逃生,这才松了口气道:“还好她没事,不然我这一辈子都不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你还说你心里没她,这次你到我家去,是不是再准备给我戴绿帽?”

    师兄正色道:“你不是也送我一顶绿帽?咱们彼此彼此,谁也别说谁,言归正传,以前的事咱们一笔勾销,我发誓以后不缠着她,你也别缠着你师嫂,这事情我翻来覆去地考虑过,说起来当初都怪我把持不住自己,这才弄的鸡飞狗跳,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,珍惜眼前人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我听他说的真诚,想必这些日子和师嫂过得并不如意,也就笑道:“你能这么想再好不过,只是人心似水,那里能事事如意,别到时候一看见人就走不动路了。”

    师兄也笑道:“你先别说我,要是被我发现你跟你师嫂还不清不楚,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,你那命根子是切定了,到时候可别怪我不重视师门情分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么一扯皮,先前的拘谨反而少了许多,又像是回到了九华山上那段无拘无束的荒唐岁月,待回到座位的时候,已经有说有笑的分外开心……师嫂疑惑道:“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这么高兴,让我也听听?”

    师兄摆手啧啧道:“男人间的事,你就别多问了,菜都凉了,赶紧吃几口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喝了不少酒,不知何时外面已经大黑,巡街兵丁敲锣打鼓地宣布开始宵禁,路上行人纷纷往家里赶,连店里的小二也开始打烊,我一拍桌道:“出来的时候也没给家里说一声,这个时候他们只怕已经着急,咱们赶紧回去。”

    师兄师嫂也道:“只顾着跟你说话,忘了我们的马匹还拴在城外客栈里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道:“这有什么?你说出店名来,我一会吩咐人牵回王府。”

    二人听了,只得与我起身离开,结账。

    当晚回到王府,母亲和楚薇她们果然已经十分着急,正要派人四处打听我的下落,还好我及时赶了回来,免不了被众人一番抱怨指责。

    不过师兄的到来让母亲十分欢喜,她当年常常上九华山来看我,自然也是见过师兄他们,因此连忙吩咐众人预备酒席,师兄连忙道:“世母客气,方才在客栈里已经用过晚膳,如今那里还吃的下?”

    我也笑道:“明日再说吧,他们跑了那么多路也累了,早点歇息才是正紧,这次师兄师嫂要在咱们家多住几日,不怕没机会招待。”

    母亲娇嗔道:“你还有脸说,有贵客来了也不事先通知家里,我们也好有个准备,下次可不许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又让人将外院的厢房收拾出来,让他们夫妻住下。

    我又特意看了看沉雪,她只顾低着头,连师兄的脸也不敢看,不一会儿就说身上不舒适,回房歇息去了。

    师兄倒是频频看向她,只是我的眼神投过来的时候,他又立刻将眼神转向别处。

    当晚我在蒋英房间歇下,这妮子怀孕之后反而比从前骚浪许多,挺着个大肚子索取无度,我都怕伤到孩子,她却只管纵欲,往往我只摸了几下,那底下的水就像喷泉似的涌出来,干的兴奋了奶子还能流出许多奶水,让我大感刺激,有时候她实在累了,还让自己的贴身侍女来满足我,她自己则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,也不知是什么癖好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楚薇和罗芸则克制了许多,尽管也是一摸就是流水,可是却顾忌着孩子,做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当晚我在蒋英身上发泄了一回,却怎么也睡不着,脑子里满是师嫂的影子,于是披衣起床,悄悄来到院子里,此时已经是三更天,丫鬟奴仆们忙了一天,都睡的死死的,我在庭前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,也不知师嫂这个时候有没有睡下,正想着,忽然脑子翁了一声,只怕师兄和沉雪两个人恋奸情热,这会子趁人不备已经勾搭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我连忙往沉雪的房间走去,她住在比较偏僻的南边耳房,正好和师兄所住的外院比较近,这些日子以来,我从未和她同房过,毕竟我心里的伤疤还没完全愈合,又忙着照顾几个怀孕的妻子,实实在在地冷落了她。

    很快,我来到她的房间,只见里面黑漆漆的,于是将耳朵贴在墙上听了一会,却听到有人打着震天的呼噜,沉雪睡觉不可能打呼噜,难道是师兄或是别的男人?这回可没话说了吧,我登时大怒,推开门往里走去,才发现那呼噜声不在里面,而是在外面的隔间,这隔间睡的通常是守夜的婆子,黑暗之中,我寻着呼噜声一脚踢了过去,踢的那婆子哎呀大叫了一声,登时吵醒了里里外外的众人。

    那婆子大声喝骂道:“是那个不长眼的敢踢你姑奶奶。”

    一片混乱之中,众人点起了油灯蜡烛,房间里亮了起来,众人看见是我,吓得连忙跪在地上道:“原来是主子爷来了,这么晚了当心着凉。”

    方才那叫骂的婆子跪在我面前抖衣而颤:“奴才不知是主子,方才出言不逊,奴才该死。”

    说毕挥手自己打起耳光来。

    我一脚踢开她怒道:“你们给我说,是谁安排这个蠢货来伺候沉雪的,主子在里面睡觉,她在外面呼噜打的比震天雷还响,这到底是来伺候人还是来折磨人?”

    这时沉雪也起身过来,披着一头青丝,神色比起以前憔悴了许多,看见我在那边发怒,向我请了安,我连忙道:“你还是回去躺着吧,当心夜里着凉。”

    沉雪拿来一件单衣给我披上道:“你只说我,自己却只穿一件小衣,半夜三更不睡觉来这里来干嘛?”

    我讪讪而笑,握着她的手道:“突然特别想你,所以过来瞧瞧,没想到这些奴才真是无法无天,害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沉雪挣脱我的手冷哼道:“说来说去你还是不相信我,你平日从不到这里来,我都怀疑你把我忘了,现在你师兄来了,你心里担心,所以才肯过来,又何必呢,你要是不放心,只管差人过来捉拿,又何必鬼鬼祟祟地半夜偷跑过来,再不然,还有一死,大家落的清静。”

    一面说一面哭,又拉开床幔、掀起被盖,打开柜子,让我过去搜查:“你尽管搜好了,何必遮遮掩掩的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无地自容,连忙抱着她道:“好雪儿,是我错了,不该冤枉你,以后咱们还和从前那样欢欢喜喜的,以前的事咱们就别提了。”

    又拿出帕子替她拭泪。

    沉雪至此才露出笑容,不过我看她比以前憔悴许多,想必在王府过的不怎么样,心中更加愧疚,于是问丫鬟道:“平日都是谁在沉主子身边伺候着?”

    说毕,一个瘦瘦弱弱的小丫头过来道:“奴婢浣儿给主子爷请安,平日都是奴婢伺候沉主子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我看这丫头不过十四五岁,风吹即倒的样子,不由得道:“你这副样子,伺候自己都麻烦,还能伺候别人?以后就去别处干活吧。”

    那浣儿连忙跪在地上道:“主子爷饶命,奴婢虽然瘦弱,可是伺候人并不比别的人差。”

    沉雪也道:“这丫头跟我处了一些日子,身子虽然弱了点,可是精明能干不输别人,你就让她留在我身边吧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你既说她精明能干,为何安排在外面的婆子却如此蠢笨,不但鼾声如雷,连我也都敢骂。”

    浣儿连忙道:“主子爷未曾料理过家务,怨不得你不清楚,这里里外外的人手都是由管事的安排的,我一个丫鬟哪有什么权力?那些管事的都是看人下菜的主,眼见着你不宠爱咱们沉主子,就给了她最偏僻的院子和最差的奴仆,平常吃穿用度更是克扣异常,你看这房间里只有油灯一盏,窗帘破破烂烂的一扯就坏,连床单被褥、桌椅板凳都是旧的烂的,主子为了少惹事端,反而要拿体己钱去安抚他们,就这样还没少受冤枉气呢。”

    沉雪拉住她道:“浣儿别说了,说这些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我听了登时火冒三丈,沉雪再不得宠,毕竟也是我妻子,还容不得下人来践踏,当即大怒道:“来人!快去叫刘为中过来!”

    沉雪拦住我道:“别这样,那刘为中虽然只是个管家,却是多尔衮派来监视王爷的心腹,你可别为了一些小事得罪了他。”

    我呸了一口道:“他是玉皇大帝派来的我也不管,仗着有点后台就敢在我家胡作非为,看我不拆了他这把老骨头。”

    又安慰她道:“你也是的,为什么不早点给我讲清楚?”

    浣儿道:“主子爷还不明白吗,你先前对沉主子不理不睬的,那个时候说给你听,你只怕还嫌她多事,就比如上次雨主子跟你说北京菜不好吃,你就说她过于娇气。”

    提起沉雨,我心头的确有些不悦,她的脾气越来越不好,动不动就殴打下人,一言不合就掀桌子,家里被她闹得鸡飞狗跳的,连母亲对她也是颇有意见。

    我稍微一教训,这丫头就提当年她替我挡了一箭的往事,搞得我一点脾气都没有,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于是对沉雪道:“雨儿这丫头也老大不小了,原本我是想娶她的,可是你看看她那样子,总是不知悔改,也不知我什么时候得罪了她,老这样也不是办法,我深思熟虑过,今年就替她找一户好人家嫁了吧。”

    原本我以为沉雪会一力反对,毕竟沉雨是她最后一个亲人,一直想将她留在身边,没想到这一回她却道:“既然如此,一切由你做主,沉雨那边我会好好劝她的。”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正要夸她几句,外面有人道:“回主子,那刘为中的身份是不能进内院的,他已经跪在外院角门处等候主子的发落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连忙松开沉雪往外走去,她却拉着劝了几句,要我不要太过苛责下人,我敷衍几句,带着满腔怒火走了出去,只见外面一群人打着灯笼给我引路,不多时来到外院门口,迎面看见刘为中和几个管事的正跪候着,这些人穿着四品顶戴和补服,品级比地方上的知府还高,看见我过来连忙磕头道:“奴才罪该万死,请主子饶了奴才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我上前一脚将刘为中踢翻在地,怒道:“混账东西,你自己说,该怎么处罚你。”

    刘为中道:“是奴才失职,不该苛待沉主子,奴才这就告老还乡,还请主子息怒。”

    我听他不提多尔衮,也没有将责任推及旁人,心中怒火稍熄,于是道:“你是摄政王推荐的人,按理说应该殷勤做事,不至于给他丢脸,可是你瞧瞧都办的什么事,要不是今晚被我偶然发现了,你们还要折磨沉雪到什么时候?你自己也是有妻妾的人,要是下人们也对你的妻子也肆意作践,我看你忍不忍得住?”

    刘为中磕头道:“奴才被猪油蒙了心,才干出这样的蠢事,只希望主子只罚奴才一个人,不要牵连其他无辜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一边流泪磕头。

    我正要发落,跪在旁边的张管事忽然道:“刘管家,当着主子的面,你怎么不说实话呢,这家务事虽然一向都是你在管,可是沉主子那边的吃穿用度是王妃特意吩咐过的,只给她最差的东西,不然我们那有胆量敢克扣主子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吃惊不已,不知为何母亲对沉雪不满,要知道她和沉雪接触并不多,连忙对刘为中道:“刚才张管事说的话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刘为中回头对那张管事恨道:“狗杀才,就你话最多,错了就错了,咱们敢作敢当,何必推给主子。”

    张管事立刻道:“哎呀你还骂人,王妃明明就说过,不信你让世子爷去当面对质。”

    我已经很不耐烦,于是对刘为中道:“如果真是母妃这样吩咐,你们有不及时通告的责任,罚俸半年,任留原职,如果母妃没这意思,那就是死不悔改,当众杖责一百,摘去顶戴,撵出王府,贬为庶民,摄政王那边我自去请罪。”

    张管事连忙道:“奴才遵令,只是现在已经是四更时分,别为这点事去打扰王妃清静,明日再说不迟。我点了点头,回到沉雪的房间,发现她已经熄灭油灯,看来已经入睡,也就不好再去打搅,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歇息。因为心里一直有事,其实也没怎么睡好,天蒙蒙亮就来到上房外面,她有晚起的习惯,这个时候应该还在睡觉,自从上次之后,外面的婆子们也不敢再拦我,因此我顺顺利利就来到房间里面,只见隔间的丫鬟们还在睡觉,睡姿集体侧卧向右,按规矩下人睡觉不能面朝天空,否则就是冒犯神灵,只有主子才能用仰面朝天的姿势,可见规矩之大,而服侍沉雪的婆子不但仰面朝天还呼噜震天,如此没有规矩,任凭那个主子见了也会怒气勃勃,而沉雪却居然忍了将近一个月,一想到她面容憔悴,我又怒又心疼,可是这件事又牵扯到母亲。正要离开,只见臻儿睁开了眼,正要下床跪拜,我按住她轻声道:”

    你们继续睡,别惊醒她。

    “臻儿点了点头,重新躺下,我轻轻掀开帘子进去,只见母亲房里香炉青烟缭缭,纱帐层迭,梳妆台上眉笔密排,胭脂高迭,镂柜上摆满各式插花,书桌还有压着一帖字,我拿在手中一看,上面写着:”

    才下眉头却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连写了好几遍,字迹委婉清秀,正是母亲的笔法。此句正是李清照的一剪梅,也不知是何事让她才下眉头却上心头?难道是思念父亲,又或者昨天我对她的不轨举动,让她陷入忐忑之中?想到这里我心潮涌动,轻轻分开纱帐,只觉清香扑鼻,母亲面朝里睡着,身上裹着一层薄薄的蚕丝被,曼妙的身段显露无疑,一头青丝将绣枕掩盖,一弯雪白的胳膊露在外面,手腕上带着四根镯子,正是沉香梦酣之时。我静静地坐在床边等候着她苏醒过来,直到外边鸟雀叽叽喳喳地叫着,母亲终于转过身来,轻启朦胧杏眼,看见我在这里,花容微微一惊,继而又捂胸叹息道:”手机看片:LSJVOD.COM鬼张的什么样子,倒吓了我一下,这么早过来干什么,看外头奴才们嚼舌头。

    “我笑道:”

    儿子给母亲请安,光明正大,有什么舌头可嚼的,只是昨夜起风了,看看时节应该入秋,母亲应该多盖一床被子,小心夜里着凉。

    “母亲捂嘴打了个哈欠,笑道:”

    知道了,你先出去,我换好衣服你再进来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只得退了出去,这时外头的丫鬟们也纷纷起床,进来伺候她更衣。过了片刻,我又进去,母亲已经穿戴完毕,众人正服侍她洗头,我连忙道:”

    我也没梳洗,你们也过来帮我一下。

    “臻儿娇嗔道: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道理?你那边自有服侍你的人,偏偏喜欢跑这里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“我笑道:”

    好姑娘,跑来跑去多麻烦,你这里是现成的,岂不是方便许多。

    “正说着,忽然外面有人进来道:”

    原来你在这里,一早起来找不到人,我们夫人正抱怨呢。

    “我一看来者是蒋英的贴身丫鬟晴儿,连忙道:”

    正好你来了,你告诉她我就不过去了,让她自己先用早膳吧。

    “晴儿听了只得又转身走了出去,母亲笑道:”

    你这几个夫人之中,蒋英最是话唠,一天到晚叽叽喳喳说不停,那罗芸偏偏又是个闷葫芦,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,还是楚薇有大妇的样子,识大体,重孝道,人品相貌倒也与你最般配,只是可惜……“我连忙问道:”

    可惜什么……“母亲笑道:”

    只可惜你娶妻太早,不然我让你娶大清公主,如今你姑妈的两个女儿,皇四女雅图、皇五女阿图都到了待嫁年龄,你若是娶了她们其中一个,一来巩固了咱们和满清皇家的关系,二来也与你如今的身份地位匹配。

    “我听了不以为然道:”

    听说公主入门之后,公公婆婆还要先给公主行国礼,然后才是公主给公婆行家礼,做驸马的更不能忤逆公主,这不是娶回来一个灾星吗?一家人如此生分,那像是要过日子的吗?我可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母亲笑道:”

    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,也就随便说说而已,雅图、阿图两个孩子我都见过,从小就被嬷嬷们教导的很好,性子温婉的很,别一提公主就认为脾气很刁蛮,其实那是戏剧、野史小说喜欢胡编乱造,那些书生打量着公主们娇生惯养,脾气肯定会比一般人要坏的多,可是他们不知道,其实许多朝代都对公主进行严格教养,尤其是本朝格外严峻,连吃饭、说话、坐姿、睡姿都有严格规定,一有逾越,教导嬷嬷就会进行劝戒,多次犯戒就会禀告内务府、宗人府处,再传达给皇帝,最后都会被严加训斥,轻则罚俸,重则剥夺封号,贬为庶人,甚至公主与驸马行房还必须征得教导嬷嬷同意才可,大多时候两夫妻一年最多见两三次面,还得千方百计贿赂周围的下人才行,说起来倒也可怜,所以我只是提一提,倒不是真想让你娶公主。

    “我听了不由得咂舌,原本想公主和驸马最是让天下人羡慕的一对,谁知还有这一出,要不是母亲曾经身为皇妃知道其中内情,我还真不敢相信她说的话,也难怪那些公主一个个寿命都不长,被如此束缚,这日子可就太没意趣可言,可知规矩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。正说的热闹,一旁的臻儿笑道:”

    若是世子爷真想娶公主也不是不可能,当年太祖爷的大格儿东果下嫁给何和礼,何和礼家里还有妻妾呢,太祖爷也不介意,直接就让大格儿做了何和礼的正室,谁知何和礼的元配冬日娜性格颇为彪悍,一听丈夫娶了东果格格,又醋又怒,回到娘家召集大批部众杀向佛阿拉城,夫妻两个在战场对阵,你来我往杀的难分难解,逼得太祖爷亲自出面讲和,这才劝退了冬日娜,后来太祖爷还给冬日娜取了个外号叫厄吓妈妈,说她过于彪悍不讲妇德,现在想来也是趣事一桩。

    “母亲笑道:”

    那都是多少年前的旧事了,我小时候就听说过,草原上更是无人不知,说起来冬日娜也是个可怜女子,生生就被大格儿抢走了丈夫,自从有了厄吓妈妈的外号,连改嫁都不行,逼的她为何和礼守了一辈子的活寡,不过如今的大清可不像从前的后金,皇家挑选夫婿那可是千挑万选,有妻妾的肯定不会在考虑范围,绝不会再出现何和礼那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说话之间,我和母亲已经梳洗完毕,众人吹灭蜡烛,拉开窗帘,外面阳光照射进来,分外明媚,这时厨房里端来羊肉和马奶,母亲笑道:”

    我习惯在早上喝马奶,这东西你又吃不惯,还是回去吃自己的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“我笑道:”

    的确是吃不惯,不过这羊肉倒也可口,一点也不腥膻,配上米粥倒也管饱。

    “母亲听了,于是将面前的羊肉都推给我,又命人取粥过来。我取来筷子一边吃一边道:”

    昨天我去沉雪那边了,母亲为何要如此为难她,毕竟她现在举目无亲,唯有我才能让她好过一些。

    “母亲听了,脸色一变道: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你有事,怪道你今天这么早过来,难道是来兴师问罪的?“我听了连忙避席跪在地上道:”

    母亲这话严重了,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顶撞你,就是觉得沉雪挺可怜的,想求母亲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母亲对服侍的众人道:”

    你们出去,我跟世子有重要话说!“众人于是退下,房间里只剩我们两人,母亲看看左右无人,这才冷哼道:”

    你也有脸说这话,不敢顶撞我,那么昨天是怎么回事?你胆子很大啊!连我的主意你也敢打!“说毕筷子一拍,登时发出啪地一声响,喝道”

    你走吧,从此以后别让我看见你!“我登时吓得心惊肉跳,冷汗俱出,原以为母亲当时没发作就没事,谁知竟在此时闹了起来。我又羞又愧,一言不发,只是在地上磕头如捣蒜,谁知母亲忽然又柔声道:”

    起来吧。

    “说毕伸出手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,我面红耳赤,不敢直视她,半霎后,她忽然噗嗤笑道:”

    昨天那股子不怕死的牛劲儿呢?怎么现在又怂了?“我不知她什么意思,登时愣在那里,只觉她笑的非常灿烂,像个小女孩,美的让我看呆了,母亲又点了一下我的额头道:”

    傻样儿,我不过一句玩笑话,看把你吓的,青筋都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毕拿出一方帕子替我拭汗,我见她这样,一直悬着的心这才落地,不由得长吐了一口气,抱怨道:”

    以后你能不能别这么吓我,若是你都不理我了,那我还不如跳河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促狭道:”

    怎么了,昨天你敢对我那样,我吓你一下还算是轻的,按我的意思就该重重打你板子,要知道我是你妈,不是别人,你对我那样,是不是把我不放在眼里?

    “我连忙赔笑道:”

    这哪能呢,你是我妈,我一辈子尊重你爱戴你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不把你放在眼里,只是你太迷人了,我才没控制住自己,别说是我,昨天那情景,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会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“母亲娇嗔道:”

    把持不住也不行,我可是你妈,外头那么多女人,随便你挑随便你选,偏偏对我动起心眼来,我可告诉你,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

    “我连忙点头道:”

    那是当然,不过我的按摩手法怎么样?你当时可是很舒服的啊。

    “母亲笑道:”

    这一点倒是不错,昨天你按了之后,这些日子就属昨晚睡的最香,以后每天来给我按一次,不然板子伺候。

    “我求之不得,连忙道:”

    那就好!不管我在那里,只要你传个话,我随叫谁到!“母亲又道:”

    虽然如此,你可不许像昨天那样使坏,你给我记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连连点头,又说道:”

    那沉雪的事情怎么办?“母亲道:”

    我听闻那沉雪本是你的四夫人,后来不守妇道被你休了,如今又死皮懒脸缠上你,咱们家可没那种不守妇道的媳妇儿,我想你脸皮薄不好赶她走,于是为娘只好充当恶人,打定注意想逼她自己离开,没想到她还真是脸皮厚,一直留在咱家不走。

    “我听了连忙道:”

    这些事谁告诉你的?“母亲道:”

    这你就别胡乱打听了,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,反正这种媳妇咱家不能要。

    “母亲不可能知道沉雪的事情,那就是几位夫人告诉她的,那天楚薇极力劝我追回沉雪,不可能是她,罗芸向来不会多嘴,也不可能是她,蒋英与沉雪关系不和,十有八九可能是她。眼见母亲态度坚决,我只好将沉雪的事给母亲说了一遍,重点提到她不顾危险,试图将我从疯女人赵欣手里救出的事说了一遍,又提起她在逃难的时候照顾我们起居饮食的功劳,母亲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许多,道:”

    原来这人倒也有些品德,并不是一无是处,一家子惨遭不幸,好可怜见的,既然如此,你去告诉刘管事,让他还是恢复旧例,按格格的待遇赏月钱定例,换上好的房间让她住下吧。

    “我听了十分高兴,正要去办事,母亲又拉住我道:”

    等一下,我还有东西送给她。

    “说毕从左右手腕褪下两个镯子放在我手里道:”

    你把这个东西带给她,让她看在我年纪大了,不通事务,原谅我这一次吧,以后我会像对待其他媳妇一样待她好。

    “我连忙道:”

    这又是何必,母亲身为一家之主,不能对她道歉,只要有这副镯子在,她肯定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“中午的时候,所有事情已然办妥,沉雪换了一处新的院子,背阴朝阳,绿树成荫,正面三个大房间住主子和贴身丫鬟,左右耳房住婆子和粗使丫头,伺候的下人也由原来的五个升格为十个,房间里堆满了我和母亲给她的各种赏赐,沉雪欣喜地不停抹眼泪,我又抱着她安慰了她许久,她才恢复笑容,伏在我胸膛乖巧如一只小猫。此时院子不停传来惨叫声,两个婆子被按在地上廷杖,我查明她们以前在伺候沉雪的时候多有冷言冷语,十分骄横跋扈,因此治罪,让各处下人都来观刑,以为训戒。这时师兄又托人进来约我去比武场习武,我心想许久已经没有活动筋骨,也就欣然赴约,两个人一直对打到中午,这才各自回房洗澡、更衣。正准备休息,教我的三位老先生今日又登门上课,我不得不来到书房应对,否则将来父亲查验起来不好交代,这一回直到晚间才下课,我一熘烟来到母亲房间里,只见众女都在,三个孕妇正陪母亲抹骨牌,碧如和沉雪一左一右为母亲抱膀子,蔡瑶、馨儿、臻儿、晴儿、采莲等人有说有笑地围坐在一起绣花,师嫂独自在桌子用心练字,挤了满满当当一屋子人。众人见我来了都笑道:”

    说曹操,曹操就到。

    “我连忙笑道:”

    没事说我干什么?只怕没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“楚薇一边摸牌一边道:”

    当然是好话,她们都说你剃了头发比以前精神多了,更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一席话说的众女都笑了起来,蔡瑶放下手中的针线笑道:”

    这倒还在其次,晚上他一进屋,房间里就亮堂了许多,可知还省了油灯。

    “众女笑的更厉害了,连母亲也撑不住笑了起来。我最怕这种情况出现,只要众女聚集在一起,我便成了她们的天然笑料,你一句我一句的让人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众人刚停歇了一会儿,蒋英又道:”

    这也倒罢了,他晚上睡觉还不老实,那天晴儿正好躺在身边,他梦里脚一蹬,就把晴儿踢到床下,这孩子居然没被惊醒,居然就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,还是我怕她着凉,才给拉倒床上去的。

    “轰笑声中,晴儿红着脸拉着蒋英撒娇道:”

    主子你说他就好好说,千万可别拉扯上我。

    “母亲拉着晴儿笑的眼泪都出来了,一边说一边笑道:”

    好孩子,下次你也踢他下去。

    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