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荷包网 > 其他小说 > 母香私溢 > 【母香私溢】(1)
    【母香私溢】(1)作者:辉辉的猫猫2019年8月2日字数:6147时值六月,新安的夏天还没有完全到来,树上却已经爬上了零星的几只早蝉,“知了知了”地叫个不停,不知疲倦的宣示着自己对这个夏天的主权。

    本就趴在课桌上昏昏欲睡的我,更困了。

    “李锴。你上来给大家讲一下这道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……”听到讲台上喊我的名字,我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,不过还是下意识地站了起来,随后便意识到:猪头又找我麻烦了。

    猪头是我们的物理老师,因为其长得像头野猪,性格也像野猪一样暴躁,所以被我们冠以猪头的称号。这厮常年操着一口标准的huo南普通话,其声本就仿若雷震,加上刚才喊我又故意加大了音量,所以连一些刚才也在睡觉的同学都吵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正在揉着朦胧睡眼的同桌,撇了一眼同学们看来的目光,我叹了口气:“老师,这道题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还不好好听!来,上来试一下,做到那是是那里”猪头显然没有放过我的意思。“死猪头,草泥马,你别栽在小爷手里。”我在心里恶狠狠的腹诽着,只能硬着头皮走上了讲台。

    从讲桌上拿过粉笔,走到黑板前,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,我一个物理学渣怎么可能会这种题。

    时间随着我的冷汗一滴一滴地流过,不用转身我都知道此刻所有人都在注视着我,他们的每一道目光都像一根根针刺在我的背上,这一刻,我恨死了猪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下去吧。以后上课好好听讲,别老睡觉”不知过了多久,可能是一分钟,也可能是五分钟,猪头的声音终于从耳边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木然转过身,顶着所以人异样的目光回到了座位,狠狠的一拳砸在物理课本上:“草泥马,小爷迟早整死你。”

    物理课下来是生物课,心不在焉地熬了过去,一下课,我便第一个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是周五,妈妈会提前下班来接我,一想到妈妈那温婉的笑容,我的嘴角便不自觉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。

    到了校门口等了没多久,妈妈那辆白色的cc终于驶进了我的视线,车子在我面前缓缓停下,车窗慢慢降下来,露出了妈妈那张俏丽可人的脸。

    “累了吧!快上车”,妈妈冲我温柔地一笑,她的声音糯糯地,就像我小时候吃的豆沙,很淡,很甜。

    我拉开副驾驶的门,坐了上去,这才有机会打量起妈妈来。

    妈妈今年36岁,可岁月却仿佛在他身边放慢了脚步,世间千万人,唯独对她网开一面,已是两个孩子母亲的她看起来只有不到二十七八岁的样子。一头乌黑的长发烫成大波浪盘在脑后,弯弯的刘海柔柔的搭在额前,露出小半个白皙秀美的额头,再往下就是那张化了淡妆的倾国倾城的俏脸。不夸张的讲,妈妈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再往下,妈妈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开领真丝短袖,胸前36d的伟岸山峰挺拔饱满;呼之欲出,透过白色的布料凸显处圆润姣好的轮廓: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包臀短裙,裙下伸出一双包裹着在肉色丝袜里的修长美腿,在透过车窗的光线里稍显透明。

    我不禁有些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”被我直愣愣地盯着,妈妈的脸有点发红,声音带着几分羞恼。

    “看妈妈你啊。谁让妈妈长这么好看,不好看我还不看呢。哼”我继续和妈妈说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怎么又没正行了,连妈妈也开玩笑。”妈妈显然已经习惯了我的调笑,并没有生气,只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不过这眼神在我眼里实在没什么杀伤力。然后从车载冰箱里拿出一瓶百岁山递给了我。“妈妈都老了,比不上那些小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我结果妈妈递过来的水,拧开盖子,喝了一口,道:“哪有!妈妈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好吧!你要和我出去逛街,别人准以为你是我姐姐,不,是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又说胡话,看我不撕了你的嘴。”妈妈做出扬手要打我的姿势,不过从她含笑的眼角里,看出她并没有真的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嘛!无论是气质还是身材还是相貌,妈妈都甩出那些小女孩几十条街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妈妈信你还不成。”眼看我有长篇大论的打算,妈妈赶紧打断了我。“赶紧系号安全带,回家今天妈妈给你做你最爱吃的可乐鸡翅。”

    ……吃完晚饭,妈妈去洗澡了,我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可没过一会,我就听见妈妈在喊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妈妈,怎么了?”我对着浴室的方向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帮妈妈在房间里拿一件新睡衣,这件掉地上了。”妈妈的声音从浴室传来,软软的,很好听。

    “行,知道了。”我拿起遥控器按下暂停,恋恋不舍地又看了一眼正在播放的《驯龙高手》,走向了妈妈的卧室,可很快,我就后悔我没有问清楚睡衣放在那了。

    妈妈的卧室比我的稍微大一点,装潢以素雅的颜色为主,正中间摆着一张白色的双人床,床的右边是电脑桌,左边是个大大的衣柜。打开衣柜,正中间挂着妈妈的常规衣物,下面则是两个叠在一起的抽屉,“睡衣应该在抽屉里吧。”

    我拉开了上面的抽屉,没想带里面却是妈妈的衬衫,衬衫在里面摆放的整整齐齐的,像躺着的豆腐块一般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定在这个抽屉喽。”我拉开了下面的抽屉,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呆住了,睡衣是在这个抽屉里没错,但睡衣的旁边却是妈妈的内衣。妈妈的睡衣以白色和黑色为主,款式也是比较保守的类型,可从未这么近距离见过女人内衣的我还是被其牢牢吸引住了目光,我的手抬起,放下,又抬起,又放下……“就摸一下就放回去,就一下”“可那是妈妈呀,被妈妈发现了怎么办?”“就摸一下,妈妈不会发现的。”……欲望终究战胜了理智,我伸出了那只因为紧张兴奋而微微从颤抖的手。

    拿到了!这是一件黑色蕾丝的胸罩,入手有一种很柔软的感觉,蕾丝在手心摩擦的感觉轻轻的,软软的,很舒服。我将胸罩在手中细细把玩着,脑中却不由自主的想象起妈妈穿着这件胸罩的样子,这两片比巴掌稍大的布料肯定无法完全包住妈妈硕大的,像两颗柚子一般的巨乳。那白嫩的乳肉一定会从乳罩的边缘挤出来,弹弹的,软软的,像白色的果冻,稍微的晃动都能溅起阵阵乳浪……我将乳罩放下,又拿起同套的黑色内裤,内裤是洗干净的,可我还是忍不住拿起它放到了鼻尖。嗯,一股很清淡的茉莉花香,应该是洗衣液的味道,我将内裤摊开在手上,脑中又浮现出妈妈那肥美的大屁股,这片小小的布料是如何捍卫妈妈的私密之处呢?我将内裤恋恋不舍地放下,正打算去拿下一件,浴室却突然传来了妈妈催促的声音,慌乱之中,我赶紧将内衣按记忆摆好,随手拿了旁边的一件睡衣便急忙离开了妈妈的卧室。

    来到浴室门口,我尽量压抑着还没安分下来的心脏,深吸了两口气,这才用尽量平静的口气对着浴室内喊道:“妈妈,睡衣我给你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好!”妈妈回应了我一声,接着便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家浴室门是那种半透明的磨砂玻璃材质,平时洗澡因为离得远加上水蒸气很难看清里面的状况,这次却随着我和妈妈地相互走近,而在玻璃上渐渐显示出了妈妈赤裸的轮廓来,看着妈妈渐渐清晰的身材,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本书《丰乳肥臀》,此刻我真的想不出有哪个词语比它更适合形容妈妈了。

    我可耻的硬了。

    妈妈终于走到门口了,她侧着身子,将玻璃门拉开了一条缝,伸出了一只嫩白滑腻地小手,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地窘态,我赶紧猫着腰将睡衣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妈妈也发现了我怪异的姿势,不过因为情况比较尴尬,所以也没有细问。

    回到沙发上,我的心跳的还是没有完全平静下来,还在砰砰跳个不停。由于缺乏父爱的关怀,我很早就知道自己有一定的恋母倾向。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很开心,我喜欢妈妈笑的样子,生气的样子,烦恼的样子,忧虑的样子……妈妈是那么美,那么善良,那么纯洁,可我却对她产生了邪恶地想法,我再也无心去关注电视上精彩的电影,一种深深的自责感缭绕在我的心头。

    妈妈很快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楷,还没去睡啊?”妈妈在我身边做了下来。

    奇怪,妈妈的声音怎么怪怪的?我回过头去,不由的呆住了。妈妈此时正穿着我给她拿的那条睡衣,这是一件黑色的薄纱V领睡裙,因为妈妈的身材实在太好,这睡裙穿在她身上就仿佛紧身衣一般,完美地凸显出了妈妈惹火的身材。透过开得很大地V字型领口,可以看见两块又白又大的雪白乳肉,以及一条深深的乳沟。

    睡裙的长度可以到达妈妈的膝盖处,刚好盖住了妈妈丰满圆润的大腿,露出雪白细腻的小腿。妈妈的脚上套着一双黑色的中跟凉鞋,凉鞋在灯光下微微反射着淡淡的光亮,映照着妈妈本就形若珠玉的的可爱脚趾一下子晶莹透亮起来。我的心跳再次加快。

    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刚才洗过澡还是这件睡裙有些暴露的原因,妈妈的脸有些红红的,像一颗熟透了的苹果,让人恨不得狠狠地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此时我的jj还没有完全软下来,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的异样,我赶紧侧了下身子,拿了个抱枕抱在了怀里。“明天是周六嘛,又不用上课,睡晚一点又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,不会是在在学校被老师批评了吧?”妈妈从茶几上拿过了香蕉,剥开一边吃一边问我。

    靠!这么邪门的吗?妈妈怎么猜得这么准!不过我这样可不是因为猪头哟,而是因为妈妈你呢!不过我自然不可能承认今天在学校的那破事“怎么可能呢!

    我那么乖,你又不是不知道,上次去开家长会生物老师不是还表扬我了嘛!”我觉得,我现在的声音一定很心虚。

    手机看片:LSJVOD.COM“妈妈你呢?今天在医院的工作忙吗?”我赶紧转移了下话题。

    “当然忙啊!可忙又有什么关系呢!只要宝贝你和楠楠过得好一点,妈妈就知足了。”妈妈对着我温柔的笑了笑,探过身来便要捏我的鼻子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妈妈那对雪白的豪乳便透过垂下来的V字衣领完全映入了我的眼帘,入眼只是一片耀眼的白腻,那黑色的蕾丝胸罩只是堪堪保住了妈妈三分之二的乳房,在乳罩的上缘我甚至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妈妈鲜红的乳晕.不过此刻我心里没有半点旖旎的想法,有的只是妈妈对我无私伟大的爱。

    在我小时候细碎的记忆里,爸爸从来都只是一个模糊的剪影。在别人的言语里,他高大,无私,办起事来一丝不苟,对家庭,他是一个安全可靠的好丈夫;对社会,他是一个为公尽责的好警察,然后,他在妈妈刚怀上我的时候因公殉职。

    噩耗传来,很多人劝妈妈打掉我,因为在我之前妈妈已经生了姐姐,我要是出生不仅会加大妈妈的负担,而且会很难改嫁。

    可妈妈还是毅然决然地剩下了我,而且没有改嫁。

    小时候的记忆里,妈妈是很忙的,我小时候总是无缘无故地哭鼻子,而月嫂见我哭的停不下来,只好给妈妈打电话,妈妈赶回来后刚把我抱进怀里,我便把手伸向了妈妈的乳房,那个时候我已经断奶一个月,妈妈的奶子里也没了奶水,但妈妈还是宠溺的解开了胸前的衣服,说来奇怪,奶头刚一入嘴,我便不哭了。

    从哪以后,我只要哭起来停不下来,妈妈总是会喂我吃奶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十一岁姐姐能照顾我的生活才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我没有动,任由妈妈捏住了我的鼻子,然后把两手张开撑在了耳朵上,嗡里嗡气地说:“妈妈这么辛苦,我给你揉揉肩吧!”

    “好啊!不过这次小楷要轻点哦!上次都把妈妈肩膀揉红了呢!”妈妈叮嘱了我一句,便侧卧着趴了下来。

    听到妈妈的话,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,来到妈妈身边蹲了下来“放心好了,我这次一定会轻轻的,轻轻的,妈妈你就好好享受吧!”

    软,嫩,滑,这是我触摸到妈妈双肩的第一感受,尽管还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,,可我还是被妈妈皮肤那美妙的触感所折服。

    而且妈妈虽然看起来苗条纤细,可毕竟也是美熟女级别的美女了,所以身上其实还是肉肉的,蛮丰满的。用指肚轻轻按压,就好像按在了装满水的气球上,各中销魂滋味,实非言语所能表述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觉得现在的力度怎么样?舒服吗?”我一边小心翼翼地调整着力度,一边问妈妈。

    “不错哦!小楷进步很快嘛!真舒服!要是小楷能天天给妈妈这样按摩就好了!”妈妈的声音多了几分慵懒。

    “妈妈既然喜欢,那我给妈妈按一辈子好了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哟!小楷以后会遇到一个喜欢的女孩子,和那个女孩会组成新的家庭,怎么能一辈子陪着妈妈杂!”

    “不嘛,不嘛!我才不要别的女孩子,我只要妈妈和姐姐就够了!”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妈妈说我以后有一天会离开妈妈和姐姐,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浓郁的悲伤,情急之下,我环抱住了妈妈的脖子,半趴在妈妈的背上,声音带上了几分哭腔。

    听到我带哭腔的声音,妈妈赶紧转过了身来,一手环在我的背上,另一只手宠溺地刮了刮我的鼻子“小楷羞羞哟!都这么大了,还哭鼻子,都不怕别人笑话!”

    “我不嘛!我不嘛!我就是要和妈妈姐姐永远在一起!”没得饭我想要的回答,反而被妈妈调笑,我觉得更委屈了,眼看着眼泪就要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!妈妈答应小楷,妈妈和姐姐和小楷一辈子永远在一起,永远不分开,好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拉钩。”

    妈妈白了我一眼,不过还是伸出来了小拇指。

    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!”

    和妈妈拉完钩,我终于放下心来,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我可已经十四岁了啊!还干出这么幼稚的事确实有点不好意思哈!

    尴尬之下我想翻个身从妈妈身上下来,却发现我陷入了一个更尴尬的场面!

    妈妈因为刚才哄我的原因已经翻过了身来,此时我正趴在妈妈的肚子上,整个脑袋刚好陷入了妈妈宏伟壮观的乳沟之中。

    但这依然不是最尴尬的,比这更尴尬的是,我本就没有完全软下来的肉棒,它又勃起了!而且其硬度和长度都绝对达到了我今日的巅峰水平。

    而此时妈妈显然还没注意到这一点,依旧宠溺地摸着我的头,眼里含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给你捶捶腿吧!最近我可是在电视上学了一招新手法哟!不过妈妈要闭上眼睛。”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的窘态、我只能转移下妈妈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妈妈好奇地眨了眨眼,“锤腿就锤腿,为什么要闭上眼晴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看书上说,关闭一个感官,就会增强另一个感官的敏感度。妈妈你闭上眼,岂不是更舒服了!”事到如今,我只有胡扯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好吧!我就试试小楷的新手法是不是真那么舒服。”妈妈说着便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看到妈妈闭上了眼睛,我赶紧从妈妈身上倒了下来,趴在了妈妈的大腿边。

    嗯!妈妈的大腿和肩膀的触感一样舒服,不过可能是因为妈妈常年练习瑜伽的缘故,所以较之肩膀又多了一份弹性与紧致。手轻轻的捶打在上面,会有一种果冻的感觉。

    捶完小腿与关节,我正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往上,耳边传来了妈妈的声音:“怎么停下了,继续啊!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!死就死吧!”我心一横,手继续向上锤去。

    和小腿相比,妈妈的大腿更滑嫩了,肉肉的,就像是刚做好的豆腐,嫩得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,软的轻轻一捏就要将其捏碎。

    为了能更好的抚摸妈妈的大腿,我下意识地开始随着手向上挪动身子,不知不觉中,妈妈的私处已经到了鼻子前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闻到了一种淡淡的香气,这香气似麝非麝,如兰非兰,让人有一种迷醉之感。

    我一边贪婪地呼吸着这奇异的香气,一边搜寻着这香气的来源。

    是妈妈的私处,妈妈的私处为何会有如此诱人的香气!我进入了一种浑然忘我的境界,完全没有意识到,因为我突然停下了手下的动作,妈妈已经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小楷,你怎么了?”可能是妈妈刚才已经快睡着了,眼里有几分迷糊。

    “啊!妈妈不好意思,我刚才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香水!”被妈妈吓了一跳的我,在慌乱中说出了真话,完全没有意识的自己的话会产生怎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我的话,妈妈一下子羞红了脸!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妈妈先去睡了!你也早点休息!”说完妈妈便匆忙跑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见妈妈走了,我也没了继续看电视的想法,回到房间躺在床上,我脑海中全是妈妈曼妙的身姿,雪白硕大的乳房,以及那种似麝非麝的香气……今晚,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