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荷包网 > 其他小说 > 绝命私服之热血传奇 > 绝命私服之热血传奇(16)
    【第十六章`美白抖音浪妈】2019-8-3第十六章·美白抖音浪妈在游戏里欺负胖卷儿的人,名字叫“陈浩南”,是一个48级的战士,一身圣战套装,拿一把双加7的裁决。我翻开专门准备的笔记本,已甄别出的“虚拟活人”名单里,有这个“陈浩南”,“孬蒿”是将其设定为了一个是《古惑仔》脑残粉的十几岁的土豪二代。有能力替胖卷儿出头,当然不能错过这个展示实力的机会,我在QQ语音上向胖卷儿交代了一番,到白日门招了五个花纹蜘蛛,先来了蜈蚣洞练宝宝升级。

    “雅客传奇”特别设定,法师召唤的宝宝升级很快,不到半个小时,五个花纹蜘蛛全升到了7级。我让胖卷儿在打字密“陈浩南”说,叫来了大哥找其单挑,约战地点是幻境2层的右上角,不敢来是软蛋,打不过逃跑是笨蛋。

    “陈浩南”随即来了约架地点,我使用私服特别设置的宠物召唤技能,指挥五个宝宝将其围在当中,操控法师在包围圈外一边放火一边电。升到7级的花纹蜘蛛,攻防都很高,半远程攻击,不会漏打,能保持住包围圈,带有毒性附属攻击,五个这样的宝宝加一个47级的法师,打一个48级的战士很轻松。“陈浩南”很快就顶不住了,咬牙坚持着没点随机、回城,直到被挂了,爆了一个圣战戒指。

    我交代胖卷儿打了一段文字,来回粘贴刷屏向“陈浩南”叫号:“原来你是牛栏山的,单挑不过可以叫小弟,拄拐的、摇轮椅的、凳自行车的全叫来!怎么还不来,小弟们全不跟你混了啊?”“陈浩南”再次来了,补齐了圣战套,再次被挂了,爆了一个圣战手镯。胖卷儿按我告诉他的言词,不停地密聊叫号,“陈浩南”来找我单挑了十来次,每次都被挂了,爆了天魔神甲和三件圣战首饰,直到把双加7的裁决爆了,胖卷儿再打字密其叫号,系统提示该人物不在线。

    胖卷儿激动地说:“哥,我以为法师肯定打不过战士,原来法师也能秒战士,哪我以后就固定练法师了。”我说:“级高了其实差不多!你才38级了,赶紧升级吧!哎,对了,你不叫我叔叔嘛,怎么又叫哥了?”胖卷儿说:“你在游戏里,更像我的大哥嘛!不管叫什么,我都会帮你操到我妈妈的!”我想了想,在游戏里联系了一个叫“巴彦格勒顺”的大战,介绍胖卷儿与之认识了,随后打字私聊告诉他,胖卷儿的妈妈是一位漂亮的单身女土豪,家就在双木街道。“巴彦格勒顺”当即交易给我一件法神披风,将已达满级的49级的战士,转职为了法师,连夜带着胖卷儿练起了级。

    这个“巴彦格勒顺”,也是我已甄别出的“虚拟活人”“孬蒿”是将其设定为了一个是骨灰级传奇玩家的中年屌丝男。

    “雅客传奇”二次维护后,战士的数量骤然增多,相应的战士装备自是价格变高。我将从“陈浩南”身上爆得圣战装备,很快就高价买了出去,买了三件法神首饰,加上“巴彦格勒顺”给我的法神披风,终于凑齐了法神套,剩下的金币回收了三千多块钱。

    胖卷儿自是也将“巴彦格勒顺”,也作为了满足淫妈欲的目标,“巴彦格勒顺”能全天候带他练级,告诉了其更多的他妈妈的情况,“巴彦格勒顺”将我当成了媒婆,胖卷儿说的和我说的有很大偏差,全转述给了我寻求对正。

    原来胖卷儿的妈妈哈岚,并不是做服装生意的,而是在双木街道的主街上,开了一家时尚骨头馆,店名叫“啃族——狼的诱惑”,因为是一位抖音网红,给一家兼做批发的服装店做了代言人,拍抖音的服装是服装店赞助的,也没有离婚,老公是在淘宝总部上班,长年不在家。哈岚在开骨头馆之前,是开了一家面馆,我去她原来开的面馆吃过多次饭,没认出来早就认识她,是抖音上的形象与面馆老板娘的形象差异甚大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,“巴彦格勒顺”将胖卷儿带到了41级,送给了他一套法神装备,胖卷儿表示请在游戏里认识的两位大哥吃饭,“巴彦格勒顺”只能“无故爽约”,我首次现实见到了胖卷儿,再次见到了全对我没印象的哈岚,忽然有了一个重大的新发现。

    对这个新的重大发现,我一时间没弄明确,但据此得出了一个能肯定的判断,能够轻松操了哈岚,并能让她和儿子接受做我的母子奴。果不其然,主动制造了一个机会,我很轻松地操了哈岚,并让她先接受了做我的女m。

    哈岚正好是40岁,身高约一米七,模样长得端庄大气,犀利型风格的穿着打扮,留了一个宋丹丹那样的短发型,保养得很年轻,身材丰满且标准,皮肤非常得白,一对奶子不算太大,屁股又白又大非常诱惑。操上后就接受了做我的女m,她老公又常年不在家,主动邀请我去家里调教她,她家是在位于双木街道中间的阳光城小区,总面积超过两百平的一套楼中楼格局的复式房子。

    “啃族——狼的诱惑”骨头馆,下午2点开门,营业到凌晨2点,哈岚每天早上都带儿子骑车锻炼,这样我也有了相同的习惯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7点来钟,我骑着一辆共享单车,来了阳光城小区的大门前,锁上车站到路边抽了一根烟,胖卷儿骑着一辆山地车来了,我低下头转过了身,胖卷儿没有看到我,直接骑进了小区,随即哈岚骑车着来了,穿了一套白色短裤装,腿上穿了黑色的网眼丝袜,捏闸将车停在了我的身旁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四下无人,贴近了哈岚的耳朵说:“你个贱货,昨天才调教过你,逼和屁眼儿又都痒了?”哈岚将丰满的大屁股,向后挪到了车座外,呻吟着小声说:“主人,我儿子上午去学游泳,爷爷带他去,嗯……7点半以后吧,您可以去我家,但孩子午饭前回家。”我坏笑着小声说:“哪等你儿子走了,你就脱光了,撅着趴床上,等着主人去干你。”手机看片:LSJVOD.COM“是,主人!”哈岚露出了更兴奋的表情,想了想掏出钥匙递给了我,“孩子走了我电话晃你下,你直接开门去我家吧,这样更方便。”我到了旁边的早点店吃了早饭,用哈岚给我的进出磁卡,划开了小区的人行门,进到小区没溜达了两圈,哈岚给我打来了电话,我快步走到了她家的楼前,顺楼梯一口气走到她家在的5楼,用钥匙打开房门,轻轻关上门走进里间屋,见哈岚脱得一丝不挂,撅着雪白的大屁股趴在床上,正在用电动鸡巴自己插着自己的逼。

    “你个贱货,这就等不了了啊?”我快速脱光衣服跳上床,撸既几下已梆硬的鸡巴,又看看了哈岚的屁眼,她已经清洗好了后门,直接将鸡巴插进了她的屁眼,先速度较慢地操着,“你个大屁股骚货,不光逼浪,屁眼也浪,天天想着挨操,是不是?”哈岚扭过头浪叫着说:“还不是……我那个闷骚技术男的老公……把我给弄得成了个贱奴……让你做了我的主人……天天来家里蹂躏我……其实就是被他坑得……”我打了一下雪白的肥臀,故意问道:“不是吧?原来是你老公让你勾引的我啊?”哈岚浪叫着说:“我老公学编程的……瞅着是书呆子……一肚子坏水……从结婚就各种玩我……把我给开发成了贱奴……后来做的时候……常说找别的男人一起玩我……去年夏天的晚上……有个男的在外边撒尿……我们出去溜达正好撞见了……看到哪个人鸡巴挺大……他后来就经常说……让我勾引大鸡巴的男的……替他来家里操我……”“哈哈……原来随地小便也有好处……”我又打了两下屁股,“哪你做了我的母狗,你老公是不是知道了,也没有意见呀?”哈岚想了想说:“我有次被一个男同学给操了……跟他说了……他确实挺兴奋的……不过,你不光操我,还调教我……还是别告诉他吧……”我肛交了一会儿哈岚,从她的屁眼里抽出了鸡巴,仰面躺到了床上,让她跪趴着给舔鸡巴,拿起床上的电动鸡巴,插进了她的逼里,来回抽插着问道:“你老公都怎么调教你啊?”哈岚边舔鸡巴边说:“他个闷骚男,可变态了,在家只要方便,肯定让我露着下面,各种祸害我,经常往我嘴里尿尿……还经常带我出去玩暴露……看到别的男人的你鸡巴的那回,我就是没穿内裤出去的,所以后来他经常说,让我勾引大鸡巴的男人替他操我……”我掐住一只奶子向上一拽,“来,坐上来,用你骚逼,伺候主人的鸡巴!”等哈岚跨骑到我伸手,将鸡巴坐进逼里运动了起来,我继续问道:“你老公,找别人操过你没?”哈岚呻吟着说:“没有,他也就这么说说……再说这几年,他两三个月才回来两三天……”我不由地追问道:“你老公怎么总不在家啊?”哈岚抬手指了下屋子,“他学编程的,在淘宝做技术,本来在上海,又调回杭州了,干这行的本来就忙……更没时间回家了……”我对男下女上的姿势很敏感,这时有了射精的感觉,主题是调教,我捏住了哈岚的两只奶头,命令她加快了运动速度,过了一会儿,感觉马上要射了,使劲向上一提两只奶头,让哈岚从我的身上站起来,我快速窜起身,给了她两个耳光,命令她跪到床上张开嘴,将精液射到了她的嘴里,又给了她两个耳光,命令她吃下去了精液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主人,您太霸道了……”哈岚顿时变得比刚才被操时更加兴奋,主动给我磕了两个头,直起腰后下贱至极地说:“啊……主人……我真是太贱了……请主人调教我吧……蹂躏我吧……”哈岚打开了衣柜,拿出一个藏得很隐秘的中号塑料储物箱,里面装得是各种sm工具和情趣内衣,穿上了一条黑色的网眼丝袜,又穿上了放在床边的中跟凉拖,从衣柜里拿出他老公的一条纯牛皮皮带,撅着屁股跪到了地板上,让我用皮带打起了她的屁股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哈岚喜欢的调教方式,我轮着皮带打了她屁股十几下,命令她跪好姿势夹紧双腿,拿起AV按摩棒打开震动,塞到了她的两腿间,不到半分钟,哈岚就浪叫着到了高潮。

    我重复了几次这个模式的调教,哈岚每次都达到了高潮,见她已经满足了,休息了约一刻钟,我将她老公的皮带,当狗链套在她的脖子上,牵着她来了她家的卫生间,命令她四肢着地跪趴在地砖上,捏住鸡巴对着她的嘴,酝酿了一会儿,往她的嘴里尿了一泡尿。

    这也是哈岚喜欢的调教方式,我接触sm已十多年了,主要是在网上玩网调,只能说有着丰富的理论经验,对这两个颇为重口的调教方式不是太喜欢,尿完跟哈岚一起冲了澡,回了她家里屋的床上,让她给我口交着休息了半个小时,等鸡巴再次梆硬了,第二次操起了她,这次仍是肛交的她。

    哈岚满足了喜欢的两个调教方式,这时完全进入了奴的状态,只闷头操的男S是骗床的,我一边肛交着她,一边对她进行着语言调教。

    “你个大屁股贱货,主人用大鸡巴操你的屁眼儿,操得你爽不?”“啊啊啊……爽……太爽了……主人的大鸡巴,比我老公的大多了……操得我爽死了……所以我心甘情愿给主人做了奴……”“你这么骚,肯定被很多男人操过吧?”“啊啊啊……算是老公和主人……我只被五个男人操过……主人的鸡巴是最大的……”哈岚的后门开发得非常好,她的屁股又白又大诱惑至极,肛交她的感觉既舒服又刺激。我一边语言调教着她,一边抽插着她的后门,不由地越操越快越操越猛,哈岚的浪叫声也变得越来越大。毕竟是在家里,而且是早上,楼上楼下的邻居有的还没去上班,我从屁眼里抽出鸡巴,一扳跪趴着的哈岚的肩膀,让她改为了仰面躺着,拿起她脱在床边的黑色蕾丝内裤,团了团塞到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我趴到了哈岚的身上,继续操她的屁眼,为了体现sm调教的感觉,边操边使劲捏弄着她的两只奶子。哈岚充分满足到了受虐感,嘴里呜呜的兴奋叫着,故意地挣扎扭动起了身体,我干脆又拿起她脱到床边的黑色网眼丝袜,捆住了她的两只手腕,继续边操边捏她的两只奶子,并不时地抽着她耳光。

    这位诱惑至极的美白熟女,模样长得端庄大气,皮肤白皙,身材丰满,又圆又大的屁股非常诱惑,唯一的缺点是奶子有些小,实际不算小是C杯罩的,是相对她丰满肉感的身体显得有些小。

    我正操得爽时,哈岚的手机忽然响了,两人抽冷子间都吓了一跳,我急忙拿出塞在哈岚嘴里的内裤,探身帮她拿过来了手机。

    哈岚很快接完了电话,一脸扫兴地说:“下雨了,露天游泳场,因此没开门,他爷爷打开电话说,只能改天再去,孩子自己打车回来了。”时间还允许把爱做完,哈岚主动跪趴在床上,我站床下继续操她的屁眼,猛烈地操了约三分钟,我大叫一声拔出鸡巴,射了雪白的大屁股上。

    我急忙穿好了衣服,想了想又坐回了床上,打了两下哈岚的大屁股,“嗨,我和你儿子是兄弟,不是因为我带他玩游戏,他请我到你家店里吃饭,咱们两个还操不上呢!你儿子昨天说,让我帮他弄下电脑,没说今天上午去游泳,让我上午9点来你家,已经9点半了,我在你家才是正常的。”哈岚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儿,跪起身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内裤,“行,等孩子回来了,就说你们两个是前后脚到的。唉……孩子他爷爷,其实是让孙子陪着他玩,我不反对孩子玩游戏,现在社会上这么乱,老实呆在家里玩游戏,比去游泳安全多了。”我抢过了哈岚手里的内裤,“你是位抖音网红,服装店赞助了你好多衣服,粉丝还给你寄了挺多性感衣服,找一套凸显你的大屁股的,内裤就不用穿了。你儿子在家的时候,让主人悄悄调教你,其实更让你兴奋!”“啊……”哈岚惊叫了一声,裸身跪在床上想了想,明显迅速变亢奋了,“哪……主人……您不要让我,做太过分的举动哦……”我捏住了一只奶头,来回捻弄着说:“哪这样吧!本来你每天上午都要在抖音上直播,把逼和屁眼都塞上,从你的那些网红装里,选一套够骚的穿上,你儿子回家了,不用解释,肯定以为我先于他来你家时,你正在抖音上直播呢!”哈岚很是亢奋地表示了同意,快速收拾利索了卧室,穿上了一条黑色的包臀短裙。过了不大一会儿,胖卷儿开门回来了,见我坐在了他家的客厅沙发上,当即兴奋得呼哧呼哧喘起了粗气。

    胖卷儿尚且不知道,我已经把他妈妈操了,认为我快操到他妈妈了,因此主动帮我制造着机会。昨天帮我找的来他家的由头,是基于他个子不高,让我帮忙将电脑桌调低一些。

    来了胖卷儿住的卧室,我让他依次抬起电脑桌的四条腿,拧下来了四个可拆卸的支脚,这样高度降低了约两寸,胖卷儿坐下试了试正合适,我又让哈岚找硬质剪了四个圆垫,掖到了拆掉支脚的四只桌腿下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就干完了,胖卷儿故意留在了位于二层的他住的卧室,哈岚请我来了一层的客厅,从冰箱里拿出两瓶饮料,与我隔开一段距离,分坐到了主侧沙发上。逼和屁眼都被性具塞着,关键这个情节让她很有感觉,哈岚虽然极力掩饰,依然明显地表现出来,处于了强烈的性亢奋中。

    我喝了几口饮料,故作没话找话地问道:“对了,我看你有三部手机,两部是一样的限量版华为,你儿子也有两部完全一样的华为,你们这是母子标配啊,一人弄了两部限量版的华为手机。”哈岚拿起茶几上的手机,“原来在我家开的骨头馆西边,有一家保健品公司,嗯……全名叫‘达利保健品公司’,这种公司都是传销模式,专门弄了一个手机APP,谁下载注册了APP,每天浏览50篇文章,并发展别人也下载注册,就赠送华为手机,当然要达到规定的人头数啦。我开饭店的,关键有好几万抖音粉丝,拉到了好多人,总共给了四部这样的华为手机。你知道的,我不反对孩子玩手机,就把那两部给儿子啦。”我故作吃惊地说:“还有这样的公司啊?现在还开着呢吗?”哈岚欠起左侧的屁股说:“去年全国打击传销类保健品公司,这家公司也被查封了,原来租的门市房,早就改洗车行了,听说老板一家跑路去国外了!”我没再继续问,站起身走到哈岚身边,贴近她的耳边小声说:“好啦,我先回自己家啦,你继续抖音直播吧。逼和屁眼里塞的东西,直播完了才能拿出来哦!这样你直播时,肯定更有状态!”哈岚呻吟了一声,从沙发里站起身,贴近我小声说:“啊……主人……您想出的这个调教……让我觉得太有感觉了……哎呀……我真是太贱了……”我拍了拍哈岚的脸,“哪你就保持这个状态,开始抖音直播吧,刷礼物的人肯定多!”骑车回了自己家,我冲了一个澡,喝了一瓶凉可乐,点上了一支烟,琢磨起了新的重大发现。

    “看来呀,‘孬蒿’是利用送手机的方式,直接改造出了一批母子奴……不,准确地说,是升级了出了一批母子奴!我已发现的几对母子,妈本来就都有m倾向,儿子本来就有淫妈情结。

    这里面没什么高科技,哈岚说了,保健品公司专门做的APP,不单是拉别人下载注册就赠送手机里,每天还要浏览50篇文章,而这些文章是按传销套路写的,具有洗脑的效用。

    这就是说,‘孬蒿’不是什么有了自主意识的芯片,是被推在前边的托儿,就是一个高级的传奇私服程序,或者是高级的智能芯片,是一个心理变态的人,搞出来的这一切。确实有四个具有超能力的现实GM,但吃了让他们拥有超能力的药,不是‘孬蒿’生产的,是来自躲在幕后的这个人,不料四个GM造反了,而他们也不知实情,彼此间又起了内讧,事情越变越复杂,演成了《黑客帝国》。

    行啦,之前的分析都有偏差,这次的分析也不一定对,别再费脑细胞往深了想啦。如果背后真有一个人,他的目标自然是让选定的目标成为他的母子奴,阴差阳错地让我把便宜占了,而被选定目标的母子,都还用着赠送的华为手机,现在智能手机就是个人的监控器,必然会找我来报复,真相这就浮出水面啦。

    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的李必,目的是保护百姓,傻乎乎的非参与入太子和右相的权力斗争,我的目的也是正义的,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,不能学这个笨蛋,我得学李云龙,山本特工队大大的厉害,得拉上楚云飞当垫背的。

    张续这个刑侦队长,连贾贵贾队长都不如,我得去找苏萌。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,躲在幕后的这个变态,应该在八里滩的兰若寺。自古以来,和尚都是变态,《水浒传》里的和尚都是坏蛋,八里滩的兰若寺,号称高端人士的清修之地,有很多博士、博士后在那出家,变态当然更多!

    苏萌认为是真《黑客帝国》了,我想到的这些不一定是对的,怎么想的怎么说,肯定被灭口。不过这好办,去向张续汇报,阮大雄藏在兰若寺,把话说的含糊一些,暗示阮大雄有后台庇护,情报本身就要分析。张续的两个心腹手下,大壮和阿展,已经成了苏萌的心腹,这俩货身体变壮了,智商没跟着提升,依然是肌肉发达大脑贫乏,肯定想都不想就去告密。

    张续这个官迷儿,肯定不敢硬闯兰若寺,苏萌不但干还敢大开杀戒,郭德纲说过,这年头儿的和尚,死一百个不见得有一个冤枉的,不用担心连累无辜。”【未完待续】